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娱乐新闻>>娱乐>>正文
《射雕》要走向世界啦!降龙十八掌英语咋说?
(2017/12/4 18:19:39)  来源: 新华网  打印本页

新华微评:当《射雕》走向世界

  “降龙十八掌”用英语怎么说?明年推出的英文版《射雕英雄传》会告诉你。文学是一座桥梁,不同文化可以“华山论剑”,各国金庸迷可以想象各自的“郭靖黄蓉”。随着越来越多文艺作品走出国门,中国文化将在交流互鉴中赢得更多“粉丝”,在国际舞台不断提升软实力。

《射雕英雄传》将出英文版 中国网友贡献书名译法

  著名作家金庸的代表作之一《射雕英雄传》的首部官方授权英文版,即将由英国出版社Maclehose Press正式出版——全书将分作4卷先后推出,首卷《英雄的诞生(A Hero Born)》已定于明年2月问世,定价为14.99英镑(约为130元人民币)。这也是首次由欧美国家出版的金庸著作英文版——此前金庸小说的完整英译本只有《雪山飞狐》、《鹿鼎记》和《书剑恩仇录》,均是由香港的出版社出版的。此外,Maclehose Press还已买下“射雕三部曲”的另外两部《神雕侠侣》和《倚天屠龙记》的版权,今后也将陆续翻译出版。

  首卷译者住到杭州寻找“古临安”之感

  《射雕英雄传》英文版的首卷由郝玉青翻译。郝玉青有一个相当多元的国际化家庭背景:她的父亲是英国人,母亲是瑞典人,丈夫是中国台湾人。郝玉青自小便熟练掌握英语和瑞典语。2005年第一次来到中国后,她很快对中国文化产生了兴趣,回英国后先后获得牛津大学“当代中国研究”和伦敦大学“中国文学”硕士学位。她曾多年从事中文图书版权代理工作,与诸多知名中国作家如余华、迟子建、刘震云、麦家、徐则臣等都有过合作。金庸则是郝玉青一直想引介到西方的一位作家。她说,当年学中文时,身边就有朋友推荐她“一定要看金庸”,结果一看就上了瘾。

  郝玉青从2012年开始翻译《射雕英雄传》,翻译期间她大部分时间都住在杭州,在她看来就像是“回到了古老的临安”,感觉非常美妙。由于翻译金庸小说是个长期且复杂的工程,郝玉青在译《射雕英雄传》第二卷时请来了另一位香港女译者帮忙,目前两人仍在一起翻译第二卷。郝玉青还透露,除《射雕英雄传》外,她还会参与接下来《神雕侠侣》和《倚天屠龙记》的翻译工作。

  郝玉青表示,在翻译《射雕英雄传》的过程中,她刻意避免去阅读之前已有完整英译本的3部作品,这主要是为了保证自己对作品的独立解读。“我非常尊重这些作品的译者,但我希望能按自己的思路,用另一种语言去重现金庸作品的丰富内涵。”

  “降龙十八掌”“九阴白骨爪”如何翻译?

  在英文版《射雕英雄传》将要出版的消息传出后,众多中国武侠迷最担心的是那些名目繁复的武功招式如“打狗棒法”、“降龙十八掌”、“九阴白骨爪”等该如何翻译,其含义和意境是否能得到相对完整的传达。不过郝玉青说,她认为最困难的部分还不是武功招数的名称,而是“如何让这些武功招数‘打’得流畅”。她还笑称自己是“无知者无畏”,开始时并不知道翻译金庸作品这么难,等知道的时候却已没有退路了,“金庸在他的很多支持者心目中占据着特殊地位,不容冒犯,所以翻译时我也始终保持着谦恭敬畏之心。”

  因目前译本仍在进行最后的校对和调整,所以很多具体翻译细节暂时还无法公开,但郝玉青介绍了几个例子:“懒驴打滚”直译为“Lazy Donkey Roll”,显得形象又直观;考虑到“九阴白骨爪”最突出的特点是被害者死后,头盖骨上会留下5个手指洞,因此她以骷髅(skeleton)代替白骨(bone),译为“Nine Yin Skeleton Claw”。她透露,自己翻译时还会不时亲自比划小说中的招式,因为“有了亲身体验后才能确定这里应该用‘砍’还是‘削’”。

  至于《射雕英雄传》的书名,则被译为《Legends of the Condor Heroes》,其中“雕”的译法用的是“Condor(秃鹫)”而非通常的用法“Eagle(鹰)”。对此,郝玉青解释说,这是因为秃鹫虽为美洲的物种,但其体态及美感更接近小说中的雕,而且对西方读者来说,“Condor hero”念起来更有韵味。据悉,这也是此前在网络上已广为人知的《射雕英雄传》英文译名,出版方加以沿用,以避免造成误解。

  被比作中国版的《权力的游戏》

  Maclehose Press的官网在介绍这套《射雕英雄传》英文版时,将其比作“一部中国版《权力的游戏》”。近日英国《卫报》有关此书的报道内容则为:“世界上最成功的幻想系列终于要登陆英国了!主角郭靖是成吉思汗麾下一名年轻的士兵,相信他在读者心目中将很快与《指环王》的弗罗多或者《权力的游戏》的琼恩·雪诺齐名。”《卫报》官网上这篇文章下面有200多条回复,从中可见英国读者们对于将金庸和托尔金、乔治·马丁比肩还有些持怀疑态度,不过倒也纷纷表示还是被这样的介绍词吊起了胃口。

  此前,曾有文学界人士担心西方读者难以接受中国武侠文化,毕竟西方流行的是骑士文化,核心内容是效忠主人、尊崇女性、保护弱者,而中国的武侠则游离于社会的边缘,以侠义和自由作为精神追求。

  对此,郝玉青不尽认同,“从中古欧洲时期的骑士传奇、19世纪的小说如大仲马的《三个火枪手》和司各特的《伊凡霍》,到近期的奇幻文学,其实都有‘侠’的元素。而且金庸的小说创造了一个独特的世界,虽然对西方读者来说可能会有些陌生的地方,但本身就很会讲故事的金庸小说反而能够让这些陌生之处变成一种新鲜感。我一直以来都认为好的故事是可以跨越文化差异的,一本好的小说也没有国界之分。”她还看好《射雕英雄传》英文版的市场前景,认为对于英文图书市场来说,中国武侠小说将是一个尚有很大拓展空间的全新领域。(崔巍)

  金庸译本怎么翻?

  书中人名怎么译?

  此前正式出版的金庸译本有:

  ■《雪山飞狐》Fox Volant of the Snowy Mountain

  由香港城市大学莫锦屏(Olivia Mok)翻译,在1993年出版。

  ■《鹿鼎记》The Deer and the Cauldron

  由曾翻译过《红楼梦》的英国汉学家闵福德(John Minford)翻译。译本分为三卷,分别于1997年,2000年,2002年出版。

  ■《书剑恩仇录》The Book and the Sword

  由英国记者、作家晏格文(Graham Earnshaw)翻译,2004年出版。

  ■《射雕英雄传》Legends of the Condor Heroes;《射雕英雄传》第一卷译者是Anna Holmwood,中文名郝玉青。

  ■《神雕侠侣》Divine Condor, Errant Knight;

  ■《倚天屠龙记》Heaven Sword, Dragon Sabre。

  金庸小说人物的英文名

  飞天蝙蝠柯镇恶是Ke Zhen’e, Suppressor of Evil;

  黑风双煞中的陈玄风是Hurricane Chen;

  梅超风则是Cyclone Mei;

  东邪黄药师叫做The Eastern Heretic Apothecary Huang;

  九阴白骨爪译作Nine Yin Skeleton Claw。

《射雕英雄传》终于有英译版了!最难译的不是“九阴白骨爪”

  近日,有件新闻开始在江湖上流传——金庸的“射雕”三部曲即将被译为英文。明年2月份《射雕英雄传》的第一卷将要登陆英伦。

  金庸,原名查良镛,英文名Louis Cha。1924年生于浙江海宁。金庸曾经和双语君一样,也是一名新闻人。1946年,他进入杭州《东南日报》,负责收听英语的国际新闻广播,翻译、编写国际新闻稿。后又进入上海《大公报》,随后调往香港。1952年在《新晚报》编辑副刊,并于1959年于香港创办《明报》。

  金庸大侠自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创作武侠小说,他笔下“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的故事早已传遍中原,但是西域读者大多只闻其名,未读其书,因为翻译金庸的武侠小说实在太难。

  波士顿大学比较文学系教授Petrus Liu在最近一篇《石英》杂志(Quartz)的报道中说:

  “Translating Jin Yong is often a daunting task because of the complexity of his language, which integrates prose and poetry and makes extensive use of ‘four-character phrases’ and other Chinese idioms in order to recreate the ‘feel’ of traditional Chinese vernacular novels.”

  “翻译金庸令人生畏。为了营造中国传统小说的感觉,他的语言复杂,作品里夹杂诗歌,还大量使用四字成语和民间俗语。”

  The characters in Cha’s world — who have colorful names like the “Seven Freaks of the South” — operate in what is known as the jianghu, a term that is familiar to Chinese speakers and any reader of wuxia fiction but difficult to translate into English. The word literally translates as “rivers and lakes,” but is typically used to mean people who live in a world parallel to conventional society, one that operates by its own laws and code of ethics. It is closely linked to another wuxia term, the wulin, or “martial arts forest,” referring to a community of people practicing martial arts.

  金庸小说中人物的名字极富特色,比如“江南七怪(Seven Freaks of the South)”等,这些人行走在 “江湖”之中。中国读者熟悉的“江湖”,字面意思为“江和湖”,但其意蕴很难翻译成英文,因为它常用来表示和古代传统社会平行存在的社会环境,其生存法规和道德自成一派。“江湖”和“武林”休戚相关,后者指代会武功的人组成的群体。

  要用英语原汁原味还原金庸的风格极其困难,虽然也有一些译者尝试,但正式出版的英文版不多。此前正式出版的译本有:

  《雪山飞狐》

  Fox Volant of the Snowy Mountain

  这本金庸于1959年开始连载的小说,由在香港城市大学教授翻译的莫锦屏(Olivia Mok)翻译,在1993年出版。

  《鹿鼎记》

  The Deer and the Cauldron

  这本金庸的封笔之作由曾翻译过《红楼梦》的英国汉学家闵福德(John Minford)翻译。译本分为三卷,分别于1997年,2000年,2002年出版。

  《书剑恩仇录》

  The Book and the Sword

  《书剑恩仇录》是金庸先生的第一部武侠小说,由英国记者、作家晏格文(Graham Earnshaw)翻译,2004年出版。

  这次的“射雕”三部曲的首部《射雕英雄传》第一卷已经译出,正在进行最后阶段的校对,将由英国的MacLehose Press在明年2月出版,目前已经在亚马逊上开始预售,纸质版的价格是14.99英镑。

  《射雕英雄传》被译为Legends of the Condor Heroes;《神雕侠侣》被译为Divine Condor, Errant Knight;《倚天屠龙记》则是Heaven Sword, Dragon Sabre。

  《射雕英雄传》第一卷的译者是个可爱的英国女孩Anna Holmwood,中文名郝玉青。

  郝玉青的父亲是英国人,母亲是瑞典人,她的母语是英文,自小又向母亲学瑞典语。本科时,她在牛津大学读历史。2005年的暑假她参加了一个来中国游学的项目。在邮件采访中,她回忆道:

  “I already had an interest in China and Chinese history, but that trip proved to be formative for me. After two months seeing China from north to south and east to west, I came away feeling that the only way I would satisfy my curiosity about the country, its people and the culture would be to learn Chinese.”

  “我在此之前就对中国与中国历史感兴趣,但是那次旅行对于我(学中文)起了决定性影响。两个月间我游遍了中国的东南西北。离开的时候我想,只有一种方法能满足我对中国、中国人与中国文化的好奇心,那就是学中文!”

  回到牛津后,她选择了攻读当代中国研究方向的硕士,开始努力学习汉语,并先后来北京大学、台湾师范大学做交换生,毕业后就一直致力于向西方读者引进中国作品的工作。

  在台北学习时,郝玉青和朋友去敦化南路诚品书店,看到了一个书架摆放的都是金庸的小说,于是便买了一本中文版的《鹿鼎记》。初读时她感到十分纠结,但是随后便渐渐入迷了。

  郝玉青最初翻译《射雕英雄传》是2012年,她花了几个礼拜试译了一部分发给了MacLehose出版社。出版社的编辑看了十分喜欢,并且惊喜地发现这本书尚未出版过英译本。于是签下了这三部曲的英文版权,计划未来一年出一本。

  目前《射雕英雄传》的第一本已经翻译完成,郝玉青说,通常人们都认为最难翻译的部分是那些武功招数的名称,但她觉得那不是最关键的。

  “A lot of people are curious about the way I have translated the names of moves or elements of martial arts, but these aren't really the most crucial features of whether or not a translation is successful.”

  很多人都很好奇我是怎么翻译那些武功招数的名称,但这些其实不是决定一个译文是否成功的最关键因素。

  “It’s all about whether the English reader will be drawn into the emotions and the characters, that he or she will be amazed by the prowess of the fighting or caught up in the political intrigues.”

  重要的是译文能否让英语读者被书中的情绪和人物吸引,能否让读者被超凡脱俗的武打所震撼,能否将书中的阴谋诡计翻得扣人心弦。

  那么郝玉青的译文究竟是怎么样的呢?

  我们从出版社要到了样书,给大家分享一段,这是郭靖与女扮男装的黄蓉第一次相识:

  A northerly wind was blowing fierce as they left the inn. The boy shivered. “My sincerest gratitude. Farewell.”

  出得店来,朔风扑面。那少年似觉寒冷,缩了缩头颈,说道:“叨扰了,再见罢。”

  But Guo Jing could not stand to see the boy head into such a cold night wearing such scant clothing. He placed his black sable coat on the boy’s shoulders. “Brother, I feel as if I’ve known you my whole life. Take this against the wind.”

  郭靖见他衣衫单薄,心下不忍,当下脱下貂裘,披在他身上,说道:“兄弟,你我一见如故,请把这件衣服穿了去。”

  He slipped two ingots of gold into one of the pockets, leaving himself two more for his journey. The boy left without even saying thank you, and began to trudge against the weather, before turning around for one last look.

  他身边尚剩下四锭黄金,取出两锭,放在貂裘的袋中。那少年也不道谢,披了貂裘,飘然而去。那少年走出数十步,回过头来。

  Guo Jing was standing beside his bridled horse, watching him. The young man waved and Guo Jing ran over to him. “Does my brother need anything?”

  见郭靖手牵着红马,站在长街上兀自望着自己,呆呆出神,知他舍不得就此分别,向他招了招手。郭靖快步过去,道:“贤弟可还缺少甚么?”

  “I didn’t ask you your name,” he said and smiled. “Yes, we forgot. My family name is Guo, my given name Jing, meaning Serenity. And you?” “My family name is Huang, my given name Rong, meaning Lotus.”

  那少年微微一笑,道:“还没请教兄长高姓大名。”郭靖笑道:”真是的,这倒忘了。我姓郭名靖。兄弟你呢?”那少年道:“我姓黄,单名一个蓉字。”

  粗读郝玉青的译本,我感到其译文是流畅的,但有些中文的韵味还是没能用英文传达。而有些原文没有的味道,又不可避免地被英文夹带了进来,就好比在江湖武林中约摸看到些魔兽世界的影子:

  飞天蝙蝠柯镇恶是Ke Zhen’e, Suppressor of Evil;

  黑风双煞中里的陈玄风是Hurricane Chen;

  梅超风则是Cyclone Mei;

  东邪黄药师叫做The Eastern Heretic Apothecary Huang;

  九阴白骨爪译作Nine Yin Skeleton Claw。

  无怪乎郝玉青在本书的译者序中写道:

  Many have considered Jin Yong’s world too foreign, too Chinese for an English-speaking readership. Impossible to translate. And yet this story of love, loyalty, honor and the power of the individual against successive corrupt governments and invading forces is as universal as any story could hope to be. The greatest loss that can occur in translation can only come from not translating it at all.

  人们认为金庸的世界对于英语读者来说,异域风味太浓了,太中国了。译不了。但这个故事里的爱、忠诚、荣耀、对腐败官府和入侵者的抗争又是每一个故事都渴望拥有的。不译,才是最大的损失。


相 关 新 闻

新 闻 推 荐

秦州区“安全生产法宣传周”咨询活动启动(组

·清水县开展多种形式的宪法日法制宣传活动(图)
·清水县2017年国家宪法日集中宣传活动启动(图)
·【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王刚在县民政局宣讲
·【聚焦新气象】金富保的800张苹果快递单(图)
·【奋力攻坚】秦州区多措并举打造生态宜居之城(图)
·赵卫东召开分管部门领导班子责任传导谈话会(图)
·甘肃省文明办深入秦州区开展文明程度指数测评等工作
· 天水市两新组织工委对社会组织党组织规范化建设进行
·天水市国土资源局召开2017年度干部职工考核大会(图)
·兰州资源环境技术学院教学设施捐赠仪式在琥珀镇举行
最 新 图 片
世界小姐全球总决赛三亚举行(组图) 《猎场》登场,天水籍明星徐小飒饰演“女反 王宝强前经纪人宋喆被抓 或涉职务侵占(图) 票房50亿《战狼2》观影人次全球第一吴京加冕 中国电影造船出海叫好又叫座 影视“华流”来 为什么是《战狼2》?——中国电影票房新高

 资讯快递
·《射雕》要走向世界啦!降龙十八掌英语咋说?
·国防部透露的一个重要信息 被大家略过了(图)
·朝鲜强硬回应美韩挑衅:正慎重考虑史上超强硬措施
·中国空军出动侦察机赴黄海东海远海训练(图)
·美韩今起展开军演 出动1.2万兵力230多架飞机
·中国首艘国产航母离港开始海试?专家:谣传!
·两届中央政治局“首会”,习近平都抓这件事
·前下属弗林承认作伪证 特朗普称“无需隐瞒”
·特朗普否认曾要求停止调查弗林(图)
·以爱为主题,落叶艺术“点亮”上海街头(图)
·习近平这一句话,引发外国政党领导人强烈共鸣!
·特朗普或于下周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
·习近平致信祝贺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幕
·财经观察:美国税改会否导致全球资本回流美国
·西成高铁12月6日正式开通运营 今晚18时放票(图)
·韩美军演“规模空前”!240多架军机和1.2万美军参加
·尼日利亚东北部发生爆炸袭击致13死53伤
·辛识平:习近平为世界定义光明未来
·美国国防部长:对叙利亚政策要从军事转外交
·战乱危及阿拉伯国家文化遗产 17处世遗濒危
 博 客
·我的2017——生态篇
·丁晓刚国画:芭蕉四幅
·我的2017——风光篇篇
·花牛镇阳坡村看大戏
·追逐历史尘封的足迹
·陇南秋语
·柿子 可以这么美
·夕阳下的天水城
 播 客

·传承伏羲文化
·天水欢迎你
·羲皇故里·天水
·撑起“天水蓝”
·博亿pt老虎机平台获奖
·《祖脉天水》第四集
·《祖脉天水》第三集
·《祖脉天水》第二集
 娱 乐

·《射雕》要走向世界啦!降龙十八掌英语咋说?
·世界小姐全球总决赛三亚举行(组图)
·《猎场》登场,天水籍明星徐小飒饰演“女反一号”
·章子怡参加双宋婚礼穿白衣 提前晒场内照惹争议
·2017央视中秋晚会曝节目单 成龙等献唱(图)
·马蓉为宋喆苦求王宝强 求其放过(图)
·第31届金鸡奖 范冰冰凭《我不是潘金莲》夺影后 
·说好的世界和平呢?薛之谦昔日医闹事件被扒(图)
·马蓉已被限制出境 其母涉嫌私刻公章(图)
·律师解析宋喆被抓:涉案金额大,最高可判15年(图)

 社 会
·野生大熊猫抢占地盘 被红外线照相机拍到(图)
·天津大火10死5伤 副市长孙文魁道歉(图)
·一个人的银行信息值多少钱?60元!
·红黄蓝幼儿园股东涉领导人亲属系谣言 两人被查处
·村民微信群中辱骂村干部 被警方行政拘留五日(图)
·快递员送快递后发现被贴罚单 发朋友圈辱骂民警被拘留
·北京大兴西红门镇新建村发生火灾 已造成19人死亡
·法学专家:中日两国对江歌案都有刑事管辖权
·新时代“京”彩有你:秋叶不扫,留下城市的诗意
·航拍“天然氧吧”济南红叶谷的诗情画意(组图)